fbpx
赤壁

大破大立開拓國畫水墨新境界-王美玥獨創水波紋畫法-穿越古今重現赤壁壯麗山川

當風格走到某種程度,誰是誰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高度、深度與廣度與密度的四度交融,以及時空穿越的生命美學。– 王美玥 

2017丁酉,陰曆閏六月,中台灣剛經過兩場激烈的梅雨洗禮,之後就進入艶陽高照的盛暑季節。六月二十四,農曆閏六月初一,台中涵宇藝享空間舉辦了一場水波紋創作畫展,展場中波瀾壯闊與涓涓細流的水象元素,讓大地熱浪瞬時平息,空氣變得輕盈流動而舒爽。

這是由古往今來洗墨畫法第一人的王美玥老師展出的水波紋畫作,以穿越古今的藝術手法,將千年前蘇東坡赤壁懷古的時空重新演繹。一時,「白露橫江,水光接天」的場景,透過現代藝術新媒材展現,有了全新的視角及想像。

展場迎門正面是兩大横幅氣象萬千色彩奪目的主題畫作,吸引所有進門看展民眾的第一目光。那是本檔展覽主題,也是目前國內最大的水波紋作品,對應蘇軾前後赤壁賦的現代水墨新技法。進入小小藝廊空間,卻彷彿進入無垠山河歲月,藝術的能量果真能壓縮時空,穿越古今。

今年初,涵宇藝享空間主人蔡蕙君醫師,在見過王老師一幅畫作小圖後,深受觸動,便力邀王美玥老師到藝廊展出。王老師在台中瑞壽藝廊展出的檔期結束後,便欣然應允於涵宇藝享空間展出。

個人對藝術畫作見解極淺,還存著女性藝術家應擅於工筆雅緻之作,壯濶山河以抽象寫意揮灑,應是男性藝術家較能達到的境界,直至進入王女士畫展空間,觀念瞬時改變。

看慣傳統水墨畫的人,帶著文人山水畫的影子,初次見到王老師水波紋作品時,看眼前色彩飛揚水波律動的紙上風景,一時還在西方抽象油畫與東方現代水墨之間尋找連結。再細細看來,即便是對繪畫沒什麼研究的人,也可感受到技巧的特殊及視覺的震撼。

水波紋作品—雲水故鄉
雲水故鄉

當面請益之後,更可感覺創作者巧藝之後的俠骨雄心,胸中丘壑更勝鬚眉。能在藝術創作領域開拓一片新境界,是集合了先天氣韻、後天環境、及個人特質諸多條件配合,在時機點到了,自能花落蓮成,造就眼前格局恢宏的藝術高度。

王美玥老師說,她個人是學中文的、教國文的,長期與古典文學中的詩人墨客神遊交流,其中,對蘇軾的作品特別喜歡,赤壁賦更是其中之最。赤壁文字中從大塊山川連結至歷史人物,讀其文如見其景、如遇其人、如聞簫聲水聲…激起許多藝術家的深層創作本能與欲望。

王老師早期就曾以較傳統的水墨技法描繪過赤壁,後來個人在水波紋畫風成熟之後,近年再度以水波紋手法創作赤壁,兩件水波紋横幅巨作並列,氣勢透空而出綿綿不絕,盡納蘇東坡前後赤壁賦的大山大川的神形氣韻。

王美玥與水波紋畫

她說,赤壁之景,有山有水。前赤壁賦中用色濃厚,山色岩景多些,因為歷史懷古的成份較濃,奔放陽剛,構圖暗合蘇詞念奴嬌意境,如亂石穿雲,驚濤裂岸的三國周郎赤壁,氣勢萬千的能量幾欲破畫而出。

後赤壁賦畫幅中青綠色佔去大塊比例,呈現出對生命情境的豁達胸懷。悠悠盈盈,水意盎然,「反而登舟,放乎中流,聽其所止而休焉…」,青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,有千山過盡歸於圓融的人生體驗。

水波紋作品—赤壁
赤壁

也只有水波紋寫意不寫形的高超技法,才最能展現赤壁賦中秀麗雄偉並具、歷史情節交融的豐富時空意象。王老師也感嘆地說,長江三峽大壩興建時,赤壁遺址便完全沈入水底下。水元素將赤壁的過去與未來一舉覆蓋,覆蓋山川故壘,也凝結了羽扇綸巾、橫槊賦詩等三國風流人物捲起的千堆雪。

時至今日,用水波紋技法來詮釋已沈於水下的赤壁,神形俱合,想來天地萬物冥冥之中自有其最終最適合的流傳方式。

南台灣陽光與海風孕育自由奔放個性 家學淵源承襲當代名家技法精神

南台灣屏東,在六0年代交通不發達時,是一個遠離政經文化中心的邊陲地帶。這個充滿陽光熱情與海風奔放的地方,陪著王美玥老師度過她的孩童啟蒙時期。父親國學素養深厚,擅長書法,據形容,在當時月薪僅千元的年代,他父親以大毛筆揮毫寫成的「壽」字,曾有人以五千元求索,可見其書法藝術成就之高。

父親是她文學啟蒙老師,大姐則是國畫老師。大姐師承黃君璧、呂佛庭、溥心畬等當代大家,畫藝精湛,王美玥十四歲就跟大姐學畫,受益於名家正統創作精髓,奠定良好根基,為日後不同階段的風格與轉型,提供了源源不絕的養分。

從小隨著父親工作調動,時常搬家,記憶中在國小國中時期,總共搬了七次家。當時對於常常要到新學校認識新同學很不願意,如今回想,也是人生的一種歷練,因為每到一個新地方就要對全班自我介紹,長期下來,練就了她一上台,針對特定主題,便能侃侃而談的表達能力。

記得有一次應邀到某單位演說,所準備的簡報電子檔到現場發現設備不相容打不開,她便打開臉書的照片,看圖說話,一場演講下來,全無冷場,獲得熱烈廻響。

不斷自我超越 兩面畫再創洗墨藝術新驚奇

回到展覽現場,在懸掛壁面各大作品之外,我們看到案上陳列的兩件小幅作品,在展場上它無法掛在牆上,因為這件作品,利用紙的透光性,從兩面都可以看到不同的作品。王老師用極難駕馭的洗墨技術,完成了難度極高的兩面畫,正看反看,各有一片不同風景,在人類藝術創作長流中,再立新里程。

兩面畫原理如蘇州兩面繡,薄如蟬翼的宣紙上洗出兩面不同圖紋。在創作正面同時,背面的圖樣也在腦海中同步成型,這不僅構圖難,媒材的選擇更不容易,要能充分透色,創作時氣勢更要一氣呵成,才能完成這巧奪天工的藝術珍品。

王美玥與她獨創的兩面畫
兩面畫

一次又一次的技藝精進,又一次次自我超越,較早以王冠之為名的畫風已自成一格,1996自創全新洗墨新技法後,決定以此做為個人跳脫框架自創新局的方向,自此,水波紋畫作便成為王美玥獨樹一格的創作技法及風格。

新技法要有合適的新媒材,紙材從宣紙到最後以描圖紙為主要用紙,中間經過無數次的研究與嘗試,目前的水波紋畫法已經可以呈現出3D立體層次效果,其成就廣受藝壇矚目。

從生活中汲取素材,透過創作,化為美學的影響力,因為作品終究是外在有形型式,而美學的養分則屬心靈層次,可以觸及人深層的感動。

但抽象的美學美感,必須要有系統化學程,才能被系統化推廣,她個人的學術論著:『詩情與戰火–論「盛唐之音」的美學議題』,便是專研藝術作品中的美學成分。

她說,美學美感,可以有藝術的深層內涵,也可在生活上提昇品味,更能在環境上,商業上產生影響力深遠的美學經濟,最近的例子如韓國首爾清溪川整治成功案例,已成為各國河川再生綠化整治取經對象,也提昇了城市能見度與居民生活品質。

年底後的排程,王美玥老師將前往大陸,法國,加拿大等地輪廻展出,將這個在東方人文土壤孕育,又能融合西方印象派光影理論及抽象技法的水波紋畫作,讓更多外國人接觸中華文化之美。

【註】洗墨技法與水波紋畫

洗墨技法全盤顛覆傳統繪畫思維,創作者必須具備色彩學與透視能力,還要充分了解材料,並且巧妙控制水份,用水代替筆來構圖,屬東方美學之視覺表現。其中,水波紋是洗墨十法中,最具特色且難度高的創作。

(本文所用王美玥創作原圖部分,大多由王美玥老師提供,可在其粉絲專頁看到原圖,在此向王美玥老師致謝)


後續說明:
本文原於2017年採訪報導,發表於個人部落格。現因展場資訊等資料已有變動,特別去掉無效連結,重新收錄於本站,文中時間點均以當時採訪時間為準。

王美玥老師個人臉書→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