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
身如太虛心黃庭(3-1)

身如太虛心黃庭,氣機一動萬緣生;

禪山經海翻騰遍,庭前風月自清明。

果然寶瓶世代,山巔水湄都有覺者隱其間,各自吟唱各自的大河滔滔。我是在聽了德芬小姐禪坐引導CD數回之後,決定親自走一趟。 ( 她聲音太黃鶯出谷了,比較像新時代正向思考引導,與印象中的禪境寂寂有點 …但已受益良多,可隱約領略該禪坐的曼妙風姿) 。想古人千里求道程門立雪,現在是高鐵轉捷運,到終點碧潭又有專車接送,真的很符合現代人「方便法門」的輕鬆禪三日遊。

禪坐引導說:把自己的身體想像成太虛一樣廣大,太虛不是空無一物,而是無所不包 … 上山習禪開宗明義又指出了:「心」並不是遍佈虛空不可捉摸,而是有位可指、有處可觀,就在胸中心輪方寸,古人稱之「黃庭」。

好的。這與一般靈性說法慣常思維,認為身體皮囊區區五尺,而心量則是無遠弗屆的「心大身小」觀念不盡相同,要先調整一下。但這也不至於對我的大腦造成困擾,只是初遇新學理,必須放空雜餘,調準頻率,我的學員筆記就先落下「身如太虛心黃庭」,以為「小子識之」之自我提醒。後來再加以咬文嚼字,延伸成本篇首之非偈非詩句子,附庸風雅一番,與悟道深淺亳不相干。

關於黃庭禪理論架構,張老師著作及錄音有精闢又嚴謹的完整論述,其入經藏之深,跨百家之廣,應是當世少見。意者緣者,請自趨身問法。這裏要談的,仍是紅塵凡夫的世俗苦樂。

大致整理一下山上兩天的自我心得。

人的色身處於天地之間,自然界原有物換星移,陰晴寒暑,雲自無心水自閑,一切如如,渾無意義。

如同西方物理學界的一個「公案」:杳無人煙的深山中,一棵大樹突然斷折倒下,它有沒有發出轟然巨響的聲音?

沒有!樹倒下,壓迫空氣形成一串震波,由盛而衰而息,僅此而已。所謂「聲音」,是這股震波傳到人的耳膜攝入意識中後,人給的名相定義。當時既然無人,對自然界與那棵樹而言,沒有聲音這件事。(可是,我們現在一舉這例子,由言而心而相,它又有聲音了,先不往量子物理被觀察對象與觀察者間變化去探討,否則會出不來)

當環境中各種 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 ( 外六塵 ) 透過人的六根攝入,原如風過太虛,雲霧出岫,仍是自然現象,不勞人心評價,煩惱無由著生。

我們色身雷達接觸到外界現象,自會產生感應波。如同頻率波長顯現在雷達螢幕上,只是對現象之同步紀錄,至此,也無好壞高下意義。

黃庭禪破千古迷障,指出了這雷達波震動位置,即胸中黃庭之氣機起伏。

這股氣機起伏可能熱熱的,可能麻麻的,可能因共鳴而震顫著,或鬆或緊,都只是色身的物理性現象,原無載負善惡是非之意涵。

漸漸的,事情越來越複雜了。

所有問題的起點,在於人對上述種種現象注入好惡取捨、知見分別,也就產生罣礙煩惱。 奇蹟課程所指稱「小我的詭計」此時乘虛而入,世間蕩氣廻腸的古今大戲也一一粉墨登場。通本奇蹟課程一再指明:所有的意義都是你 ( 小我 ) 所賦予的。

情緒初生之始合併胸口心氣一蕩,尚無正面負面分別,然後,我們攀緣附會,賦以意義,施以能量,導以劇情,標誌著甲狀況是悲苦的,遇上則涕泗縱橫,以反應狀況之悲苦,日後自當扭轉之;乙狀況是恐懼的,碰到了就身顫氣喘,以對應該狀況之可怕,日後當避之克之;丙狀況令人欣喜,日後當追尋之 ……云云,這就是有情眾生娑婆大地。而每次的情緒波瀾,是在我們六識控制之外,全部歸入潛意識。

而現代心理學都知道,理智意識常敵不過感覺情緒的潛意識 ,你理智知道抽菸有害,知道緊張對事情沒幫助,但主導抽菸行為、上台時手腳發抖的,都是潛意識。

一次次情緒送入潛意識,形成烙記。下次五官六根再碰到類似情境,潛意識快速搜尋並送上記錄中該有的反應。也就是除了色身的氣血起伏,我們已「學會」對這些情境加上貪瞋痴愛惡等情緒能量,這些情緒回頭來跟著我們,如影隨形,揮之不去,且越不喜歡的遭遇越出現,下一個男人永遠不會更好(新時代眾神們說,凡你專注的,必擴大)。無盡無邊的煩惱快速滋長蔓延,建構了這虛幻卻生動的娑婆世界。

故事如此演繹而來,那怎麼回應回去呢?


【延伸閱讀】:身如太虛心黃庭(3-2)

【延伸閱讀】:身如太虛心黃庭(3-3)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