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黃庭禪

身如太虛心黃庭(3-2)

七月二十二日 ,陰曆六月初一,天狗食日,月球擋著太陽緩緩遊移過大半個東方亞洲。此時氛圍極適合談論星相地球的科學玄學,但我的黃庭心得說了多天仍在外圍打轉,不能再離題了。

話說六月初上得中嶺山來,果然雲影天光,我把身心放虛,看能不能多裝一些能量及道行回去。壁面上張貼著除了講師問答錄外,還有部分過去學員筆記心得,也看到在靈性圈知名的美女作家張德芬、李欣頻文字也在其間,心想著天下修心觀性的男人都跑去哪裡了 ? 難道真都只當「述而不作」的「豪雄」去了 ? ( 牆頂高處一幅大型潑墨書法,似乎剛好題著「男兒到此是豪雄」全詞。 )

這兩日書寫本篇部落,才知覺談這種生命大事之筆桿沈重,生怕片言隻字誤導了別人,可真擔當不起。加上,今日又因細故對家中小孩大發脾氣,回神過來,對照所謂修行,一時意興闌珊,幾欲擲筆。縱橫經典又如何? 呼神應佛又如何 ? 末日來臨時靈光加持而免於沈淪又如何 ? 一點生活試煉即令小我面目無所遁形, 自命福慧雙修而夸夸其言者,有比荒山小屋中,那位將六字真言唸成唵嘛呢叭咪「牛」的文盲婆婆,離道更近嗎 ?

回到主題,上山學藝第一式,便是學得直指黃庭處。前面說過,黃庭禪提出心氣起處是在胸口心輪,這使得古往今來千萬修行人所指稱之「靜心觀照」,有了具體物理空間位置。僅此一點,即造就方便善巧廣宣流佈的無量功德。

回想我們這種心思混濁六道中人的禪修經歷,知道要修到「一念不起」便能究竟,可是很難,念頭紛起怎麼辦?無妨,退一步,有書上說要觀那「念頭起處」,念頭一起即觀即滅,工夫到了也能一念不起。是的,此法甚妙。但,往往頭緒恁多,此起彼不落,若如心猿意馬已難駕馭,有時竟至天風海雨,只能任令拂灑而下,哪分得清起處終處。

以上情形,是指像我這種根器駑鈍之輩的手忙腳亂現象,並無否定任何一種傳統法門之意。我也深信多有人慧性具足,或許動靜皆可入空明。世間我相人相眾生相原本殊異,才有八萬四千法門應性而生。

因為虛空無垠,所以念念無窮,也因而無以觀照,一坐十年,紛飛如昔。現在源頭是在胸口方寸,無邊幻影似乎有了歸束處。因為是我們物質界凡人所熟悉的三度空間,觀察那心胸起伏的功夫也變得具體而可測度,而非如在須彌山中追尋那一微芥子。

黃庭第二式,是與那氣血情緒和平共處,不生好惡。這一點,大多的經典教誨及修行法門都有類似主張。本來,若終極真理是唯一的,眾多方便法門即使入手處不同,到關鍵點應會匯流共奔神性之海才是合理。

觀胸口黃庭,察情緒源頭,感知那一股起伏翻騰,就是起伏翻騰;感知那一方熱熱麻麻,便是熱熱麻麻,僅此而已。前面提過,所有煩惱能量都是我們給的,現在回到線頭,整串粽子頓被線條收服,我們觀之處之,不應不理,全然接納,毫不勉強。力量沒了,故事停了,塵歸塵土歸土,氣機起伏原本便只是氣機起伏。

小我使出渾身解數向你招手,但你不陪它玩,它沒著力處,幻境便消失了。

也因為黃庭禪要訓練我們感受胸中氣血狀況,便不只以靜坐為主要途徑。任何可激起心氣動盪的情境,都是工具法門。所以有老師拿空氣槍在你身後晃來晃去,隨機開槍,讓你體察心口變化;所以有高空走鋼索、高空彈跳、矇眼跑步。歸納一下,即「任何必須突破『舒適區』的狀況,會讓人心情震盪起伏,都是修練好時機。」

什麼 ?! 有人會說:我每天的生活不就這樣嗎?老婆嘮叨讓人心煩,老闆要我上台報告讓人慌張痛恨,跟地下情人約會讓人興奮害怕夾雜,一輛粗暴的車子疾駛而至 … 每日時時刻刻都有機會「讓人動盪不已」,我何必丟下工作老遠上山,去遭遇那些我每天都會遭遇的情境?

是啊!本來人間即道場,是我們身在其中不老實,定要在這自然道場中尋覓追逐,找一人工道場的大師來灌頂安心一番,方才心中踏實。本來,神性大我選擇人身降生,便是想經由物質界的濃稠限制,感受肉身在撞擊受縛下所生之反應,去體驗、覺知、然後放下。只是,這些初衷我們都忘了,忘了只要能如實向內觀照,行住坐臥都是無樹菩提。

接下來,再談一下靜坐時的個人起心動念情形。

【延伸閱讀】:身如太虛心黃庭(3-1)

【延伸閱讀】:身如太虛心黃庭(3-3)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