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蝴蝶

身如太虛心黃庭(3-3)

對於黃庭禪修,僅是初遇淺嘗,體驗既短,對其精髓應是千不得一。前文所言,口沫横飛,其實都是頭腦喋喋之言,不值智者一哂。停停續續行文至此,再也沒什麼高明之見了,最後,要再提一下個人對靜坐的一些想法。

我因紅塵牽絆多,怠惰少精進,其實極少作禪坐靜心的功課。偶而為之,則必將身軀安置的舒適伏貼,因為,肉體是「較低層次」的,心才是「精密高貴而屬靈」的,我怎會讓這種低層次肢體的不適,去影響心靈的高層運作呢 ? 所以,座墊腰墊膝墊齊備,稍一酸麻則搖晃調之 ; 再不適,則離座而起,以為不受絆於色身外緣,才是自由自在身。 ( 當時謬見 )

學習黃庭禪坐時,一坐四、五十分鐘,中間當然心思飛揚有之,情緒低迴有之,禪師引導聲音開示,儘量不動身體,藉由身心遭逢的大挑戰,去體驗心氣狀況,感受相之無常 … 之類的,我則慣常施展起那「學貫中西」的小我思辨,想著若過分強調身心喜樂,身體不能受壓迫,對有痛無痛分別心太盛,反是著相受制,也不太對 … 反過來,部分靜坐達人,面對追隨者,一上蒲團,法相莊嚴,強忍不動,越抵抗越是給那痛感力量,應該也難以平心觀照而有所進境吧。

從黃庭禪坐中,一開始我頭腦邏輯大量參與,幾番折騰後,有幾次當肢體不適昇起煩躁之感時,回頭醒覺:不就是來感受煩躁心起時的氣機起伏,是修心的好機會啊,怎可讓機會溜走,這時反而有一點捨不得讓酸痛消失。

此時若說 : 「我一觀黃庭,疼痛立即消失」,則未免自欺欺人,沒那麼快啦 ! 但是焦點心境一轉,將痛感視為修煉的養分,麻痛雖仍在,「不適」感確有減降。再來,身體廣若太虛,大腿部分也自成一小太虛,大腿之酸痛也是該小太虛內之風吹雲過,與「我」無關。把腿的酸痛還給腿,手的酸痛還給手,「我」則去看「那個部位自不自在」,而不是「我」自不自在。

以上方法,當然也會因用功深淺而體會程度不同,但隱約可將「身體」、「心氣」、「感受」角色定位分明,提起慧劍也有個斬落處。過程中也會因個人習氣而無法一念到位,但過去如暗夜大海上的孤舟,如今,舟仍游盪大海中,並無一步登彼岸,但已看到了燈塔方位,划槳的手自然較踏實有力。

以上是我在坐墊上的心路轉折,別人如何當真毫無所悉。下得中嶺山已一個多月,又投入工作生活洪流,提筆整理時,當時情境才一一重溫,感謝講師及所有工作人員,以及同修有緣。禪師送給大家關於少吃肉類愛護地球的資料及叮囑,也讓人時時警覺,多做一分是一分。謝謝。

【延伸閱讀】:身如太虛心黃庭(3-1)

【延伸閱讀】:身如太虛心黃庭(3-2)

Scroll to Top